轻松资讯

特斯拉高管解读财报:中国市场毛利率有所提升

相关新闻:特斯拉第二季度财报:营收60亿美元 同比扭亏为盈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7月23日早间消息,特斯拉汽车今天公布了2020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报告显示,特斯拉汽车第二季度营收为60.3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63.50亿美元下降5%;净利润为1.29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净亏损为3.89亿美元;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1.04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4.08亿美元。

财报发布后,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CFO扎克·柯克霍恩、投资者关系主管马丁•维埃查(Martin Viecha)等高管对财报进行了解读,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以下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瑞士信贷分析师丹·列维(Dan Levy):我有两个问题。首先,关于第二季度的毛利率,中国市场的二季度毛利率情况如何?Model Y的毛利率跟Model 3相比怎么样?第二个问题跟战略有关。公司在不同地区的采购策略似乎各有不同。比如在佛蒙特,很多是采购的;但是在上海,更加依赖供应链。那么柏林的工厂会采取怎样的策略呢?然后接下来的德克萨斯工厂又是怎样的?谢谢。

柯克霍恩:我先来回答毛利率问题。我们确实看到中国市场的毛利率有所提升,尽管之前我们曾在中国市场采取降价策略。上海工厂目前还没有满负荷运转,但会持续加速生产。所以我们需要尽可能地优化上海工厂的成本结构。至于Model Y,我们在上季度的时候就已经提到,Model Y在一季度生产中已经实现盈利。虽然封锁对生产效率造成一定影响,但我们依旧看到,Model Y的毛利率有显著改善。

我们之前也提到过,Model Y的成本结构和Model 3的成本结构会越来越相似。但目前还存在区别。Model Y比Model 3仍稍贵一些。Model Y也尚未进入全面生产。再加上Model Y的售价更高一些,毛利率稍低也就合情合理了。

马斯克:上海工厂是一个非常大的工厂,生产也会越来越多。以前,很多在世界不同地方生产制造的零部件只能从别的地方逐一运到上海。但是,在本地采购这些零部件的话可以对车辆的成本带来非常大的改善。然后,本地采购的比例每月可以提高5%到10%左右。现在大概是40%左右,到年底的话应该可以达到80%,甚至更高。

高管:上海工厂也有很多非常强大、非常具有竞争力的供应商希望与我们合作。

马斯克:我觉得中国的供应商非常具有竞争力,可能是所有供应商中最有竞争力的。

高管:到目前为止,我们一直在努力商洽柏林的工厂,也做了很多工作。很多德国的和欧洲其他地方的供应商也希望成为柏林工厂的合作伙伴。

马斯克:事实上,德国拥有实力强大的汽车行业和供应链。我们在德国的供应商里柏林工厂所在位置的距离都不远。

伯恩斯坦分析师托尼·萨科纳奇(Toni Sacconaghi):你多次提到公司对PTI(偿还收入比)边际较为满意。你预期随着时间推移,公司可以实现行业领先的经营利润率。那能否细说一下?行业领先的高档汽车零售商,他们的PTI为8%到10%,大众市场零售商的PTU大概是5%到8%。那么特斯拉的PTI最终会是多少?电动车税收抵免会继续给该边际带来效益,因为我知道过去12个月,特斯拉的边际是5%,但其中4%来自电动车税收抵免。那最终,所谓的行业领先边际会是怎样的情况?你觉得其中有多少是来自电动车税收抵免,多少是监管税收抵免?

柯克霍恩:我之前在谈到监管税收抵免的时候其实有谈到过这一点。我们管理业务的方式有点不同。我们管理的前提不是基于监管税收抵免在未来会占到很大一部分的假设之上。虽然我预期2020年的监管税收抵免比2019年的会翻一倍,但最终这部分会逐渐减少。

马斯克: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顾客在美国购买我们的汽车不会获得任何联邦税收抵免,而竞争对手他们可以获得一些抵免。即便如此,我们的销售表现依旧强劲。

柯克霍恩:随着我们的努力,我们的生产成本会持续下降。Model 3是我们第二成熟的产品,它的生产成本也会持续下降。然后,我们还会有潜在的软件收入,尤其是完全自动驾驶软件。随着我们推出更多的功能,我们的收入会越来越多样化。未来甚至还有来自共享打车网络的收入。运营支出也会逐步下降,在收入中的占比逐渐缩小。我们仍有很大的发展和改进空间,尤其是在消费者就销售与服务与公司互动这方面。

萨科纳奇:还有一个问题关于电动汽车。你多次提到公司的使命,即提供电动汽车的全球普及性。那你们在实现行业领先的收益率与让特斯拉的电动汽车更平价和更普遍之间,怎么平衡?我觉得公司更倾向于提高车辆生产和车辆的普及,因为这符合公司的使命。那你们是看待这种平衡的?

马斯克:我觉得把自动驾驶也考虑进去的话,我们可以两者兼得。一边实现超越行业水平的利润率,一边让更多人买得起我们的电动汽车。然后最终,每个人都会回到自动驾驶这件事上。自动驾驶非常具有颠覆性。但我想大家还是需要区分这两件事,即产品的性价比和负担得起产品是不同的两件事。即便你的产品性价比很高,但人们没有足够的钱去买你的产品,那产品再好也无济于事。所以,重要的是让大家买得起你的产品。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实现特斯拉的使命。而且眼下最让我烦心的一件事就是我们的产品还不够平价。我们需要努力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一步一步取得进展。当然我们不必把自己搞破产。但我们也无需太过追求收益。大概1%或2%的收益率其实已经够了。这不是说大话。斯柯达的收益率好像就只有1%,所以我们觉得这是有可能实现的。我们的目标就是能够保持盈利,同时最大化增长,尽可能让更多人买得起我们的产品。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伊曼纽尔·罗斯纳(Emmanuel Rosner):你能否介绍一下公司当前的短期计划?特斯拉电动汽车的需求环境显然不同往常。一季度的时候,你们曾提到过积压订单。但目前我没有看到关于新订单和积压订单的具体讨论。你们能否详细解释一下呢?

马斯克:需求不是问题,毫无疑问。我们的确面临一些生产和供应链方面的挑战,但我们正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比如,Model Y正在尝试新的铸造技术。维持Model Y铸造的生产率同时还要保持生产率增长确实不容易。我对这个铸造技术其实是非常期待的。全球最大的铸件将在佛蒙特工厂组装,组装成为Model Y的车身。非常庞大,令人期待。所以,目前困扰我们的其实不是需求,而是各种各样亟待解决的供应量和生产问题。

罗斯纳:当你说实现50万辆车的交付目标正变得越来越困难时,是不是因为受到最近疫情封锁和供应变化的影响?

马斯克:是的,这真的不是需求的问题,完全是生产的问题。我们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让生产在这个时期尤其艰难。然后我们的一部分成本也跟空运零部件有关,因为我们面临零部件缺乏的难题。但空运不会显著提高我们的成本。我们现在主要使用的仍然是海运。

杰富瑞集团分析师菲利普·豪乔斯(Philippe Houchois):你之前多次提到,目前增长瓶颈依旧是电池产能。那你能否进一步解释一下正在建设中的柏林工厂未来计划?柏林工厂的电池产能是否和你对该工厂预期的装配量一致?如果达不到的话,你可以从欧洲其他地方采购电池以满足需求?

马斯克:我们只能说,我们会在当地生产电池,来满足柏林工厂的需求。

维埃查:非常直接。我想再补充一点,就是之前提到的人才。像电池供应链、制造材料和设计等领域的人才。我们会解决这个问题,就像我们之前解决其他问题那样。我们希望优秀的人才加入到我们的柏林工厂。

马斯克:在招聘人才这件事上,柏林让我尤其烦恼,因为欧洲的劳动力流动率很低。我觉得欧洲需要改进一下。比如,有人想要辞职加入新的公司,有时候他们得等六个月左右的花园休假(garden leave)。为什么叫花园休假,可能是因为他们没事做只能在花园里闲逛。这是人力资源的一种浪费。

以下是机构投资者提问:

机构投资者:特斯拉仍在继续朝着每年出售2000万辆电动汽车的长期目标前进。那么除了Model 3、Model Y和Cyber Truck之外,在未来三到五年推动销售量增长的最重要产品是什么? 是Model 3和Model Y的更便宜更小型的版本,还是区域特定版电动汽车抑或其他?

马斯克:除了已经宣布的,具体的计划我就不说了,留下产品发布会上再公布。但大家可以期待,我们会推出紧凑型的电动汽车或差不多类型的产品等等。不过,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主打的产品应该还会是Model 3和Model Y。Cyber Truck和电动卡车会有,但可能还要等等。

机构投资者:你对特斯拉的软件,有怎样的前景和期待?你怎么看待在安装基础之外,FSD套件的其他变现机会?

马斯克:FSD套件是最为重要的一个产品。我认为把车队升级到完全自动驾驶根本上离不开软件的更新。这是我们最有价值的资产。想象一下,一夜之间,软件更新后,数百万辆特斯拉电动汽车的价值一下子翻了几倍。然后,当我们实现了完全自动驾驶之后,人们坐在车里干什么呢? 大概是工作或娱乐,比如看电影、玩游戏、工作等等。不过这都是未来的事情。我们已经给车上的系统加入了一些游戏等娱乐内容。

柯克霍恩:我们已经在做这方面的尝试,以便时机成熟的时候迅速扩展到其他领域。我们已经推出高级互联订阅等功能。还有通过应用控制你的车辆。我们也持续听取市场的反馈,不断推出有用的功能。

马斯克:但是这些跟完全自动驾驶比起来,仍旧十分微不足道。不过,在我们的应用商店里还是有很多软件可以出售。

机构投资者:第三个问题和Autopilot有关。下一个自动驾驶里程碑在哪里?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马斯克:眼下真正的主要里程碑是车辆自动驾驶系统的过渡,比如人工智能等。我们看到的世界是3D的,而第四个维度就是时间。这种结构上的变化,还没有应用到量产的车辆中,但对完全自动驾驶很重要。我们现在一直在做的事情很大程度上跟2D图像在时间上关联性不强有关。4D系统的工作方式解释起来有点复杂。你也可以简单地想象成,看一张张2D照片和看视频的区别。虽然听上去好像没有什么特别,但对汽车而言这就是一个质的飞跃。大概今年晚些时候我们可以发布这个更新。

机构投资者:机器人工厂“外星无畏舰”有什么新的进展?

马斯克:让机器生产机器,可能工厂本身对工程的需求远远高于产品。但我们也取得了一些进展。我们在内华达的超级工厂其实已经实现了一半的机器生产机器。我们在汽车制造方面也越来越得心应手。比如在上海超级工厂,甚至柏林的工厂,我们正在调整车辆设计,更便于生产。Model Y的基础结构也会有所不一样。柏林工厂看上去没什么两样,但工厂内部会很不一样,而且结构上更高效。

高管:我补充一点。外星无畏舰的理念不只在于自动化,它还关乎最小化制造系统中的流程步骤和复杂程度。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在不断学习。垂直整合尤其重要。没有垂直整合的话,也许一个零部件可能在世界各地周转六次多,但垂直整合后,零部件可能就直接送达。这会是一个巨大的提升。

机构投资者:德克萨斯州工厂生产了多少辆汽车?

马斯克:目前,一辆没有。但长期来看,会生产很多。

以下是个人投资者提问:

个人投资者:华尔街似乎忽略了特斯拉能源业务,哪怕该业务增长超过了汽车。公司当前是否有计划帮助投资者更好地了解特斯拉能源业务?

马斯克:长期来看,特斯拉能源的规模可以赶上汽车业务。我想,能源市场总的来说是大过汽车市场的。为了可持续能源的发展,我们必须用可持续的方式开发能源,像太阳能、风能等等。这样一来,你就需要很多电池来存储这些能源,因为阳光有不足的时候,风有静下来的时候。特斯拉的使命之一是促进可持续能源应用。为了塑造可持续未来,特斯拉会推出更多产品。

个人投资者:特斯拉电动卡车什么时候投入量产?你能否透露一些生产计划细节?每周产量达到多少可以算是量产水平,然后大概什么时候可以达到这个量产水平?

高管:正如我们之前宣布的,电动卡车会在明年投入生产。我个人非常期待这个项目。我们目前有一些电动卡车在测试中,用来在佛蒙特和雷诺的工厂之间运送汽车。我们希望确保我们的卡车是非常可靠的。我们也会加快步伐,扩大规模。

个人投资者:特斯拉最近决定不再生产标续版Model Y,还宣布将加快卡车的生产。这是否意味着特斯拉已经不再受限于电池?那目前最大的瓶颈是什么?

马斯克:我想跟采矿公司说一句,不管你们在哪里,请开采更多镍矿,越多越好。我支持对环境友好的镍矿开采,如果符合我们的标准,特斯拉会给你一个长期的大合同。说回乘用车。我认为,新的续航标准是300英里左右,或更多。还有一些其他的因素也需要考虑,比如在大热天或大冷天开车,比如满负荷爬山等等,所以我们需要更长续航。(匀琳)

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