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资讯

Alber Elbaz回归 时尚圈令人念念不忘的风格设计师

小胖子终于回归了!Alber Elbaz在一次访谈中透露,他与瑞士奢侈品集团历峰集团建立了合作关系,即将创立品牌AZ Factory。

采访中他提到,自己花了不少时间来开发这个新概念,目前品牌的官方名称为AZ Factory,logo则是一张有着圆眼睛的图形图案,品牌发布时间可能会在明年1月的巴黎时装周。

对于Alber Elbaz的回归,相信大家一定都十分期待,毕竟这是自2015年,Alber Elbaz离开Lanvin后第一次正式的永久复出。当年他离开Lanvin,品牌的辉煌时期也就此落幕,所以本次小胖子的复出,仿佛一场英雄主义般的回归。

Alber Elbaz 2001年加入Lanvin,将这个濒临倒闭的法国时装屋,变成了世界上最令人向往的奢侈品牌之一。如今的Lanvin by Alber Elbaz早已经成为历史,但Alber Elbaz为Lanvin带来的高光时刻依旧值得细品。

在当下时尚圈流行的“女权主义”,Alber Elbaz早就给出过答案:让女人美,让女人有力量感。性感,优雅,高级的设计让小胖子成为全世界最懂女人的人。那些最打动人的设计总是难忘的,回顾Alber Elbaz在Lanvin带来的那些无法取代的美:

Lanvin 2009春夏系列

Lanvin 2009秋冬系列

Lanvin 2011秋冬系列

以及Alber Elbaz设计的芭蕾舞鞋成为当年的“网红”单品,从Sarah Jessica Parker到“it Girl” Lindsay Lohan,好莱坞女王Angelina Jolie,文艺女郎Natalie Portman几乎人手一双。

Alber Elbaz执掌的Lanvin曾被媒体评价为:有着和“Cristóbal Balenciaga相比肩”的深度,这也源自于他做不油滑也不投机取巧的设计。而在2015年,Alber Elbaz和这个自己效力了14年的品牌分道扬镳,成为当年时尚圈最大的人事变动。

不少人猜测,小胖子离开最大的原因,还是与Lanvin品牌拥有者王效兰和首席执行官Michèle Huiban之间的不和,以及销售业绩下滑、企业变革等等有关。

但也有外媒曾经指出,在写给管理层和员工的信中,Elbaz指出“缺乏切实的经营策略和投资导致了公司业绩停滞”这一观点得到了很多员工的支持。而Alber Elbaz也十分配合公司要求他设计一款满足商业需要的产品——比如夹克衫、长裙等等,只要能解释出为什么市场需要此类产品…

总之是是非非早已成为过往云烟,Alber Elbaz最终的离开也让人唏嘘。如今的Lanvin几经波折,似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设计风格,但也再难重回神坛。

而小胖子在离开Lanvin后,也沉寂了许久。2016年与法国香水商Frédéric Malle合作设计香水;2017年和匡威合作推出了联名系列球鞋;2019年联手TOD‘S推出TOD’S Factory匠心工坊系列。

如今,粉丝期待Alber Elbaz的回归,无疑是在怀念他优雅浪漫又不乏风格化的设计。而时尚圈除了小胖子,哪些或是不得志,或是令人惋惜的设计师不在少数。

Phoebe Philo离开Celine

提到Celine,大家还是会最先想到Celine by Phoebe Philo,粉丝对她的爱,甚至在Ins上还有old-celine的账号。

2008年,Phoebe Philo接受了LVMH的邀请,加入Céline成为创意总监,把Céline打造成极简风格中的“战斗机”。独立冷静、简约现代的风格,无论是在设计还是商业上都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和认可。有报告指出,Celine 的年销售额由之前的2.36亿美元提升至8.28亿美元。

看设计师在的穿搭,你就能明确Celine的风格统一。

平衡好设计和销量是不容易的,但Phoebe Philo做到了。上任的第一季就推出了现在仍被认为是最经典包款之一的Céline Box。 Cabas、Luggage 和Classic等爆款手袋也在之后相继推出。

随着Phoebe Philo离开celine,相忘于江湖,LVMH请来Hedi Slimane风格转变180度。回溯2018年Phoebe离开时的满屏哀嚎,曾经的Celine女孩们是不是依旧有一些惋惜呢?

Claire Waight Keller离开Givenchy

相比Phoebe Philo带来叫好又叫卖的设计,Claire Waight Keller显然就没那么幸运了。今年4月,Givenchy发布声明宣布仅任职3年的Clare Waight Keller离职的消息。

离职原因是合约到期,但今年3月Givenchy刚任命了前 DIOR 美国区总裁兼 CEO ,Renaud de Lesquen 出任公司 CEO。在职 6 年的原 CEO Philippe Fortunato 离任,4月Clare Waight Keller便离职。在一个月内两个关键岗位换人,被业内认为是战略方向上的调整了。

Clare Waight Keller在任期间,在设计上,为Givenchy带来了整个风格上的转变,也使得品牌业务增长了约4.39亿美元。但这个数字对于品牌来说可能并没有达到预期。

3年内,她最大的出圈事件莫过于2018年英国皇室大婚,Meghan Markle 的婚纱出自她的手笔。

Virgil Abloh在Off-White 2020秋冬系列上的抄袭风波,把Clare带上了流量。

期间,Clare也推出了一系列手袋,但也远没有达到她在Chloe时期推出的“小猪包”的影响力。

但不得不说,Clare Waight Keller时期的Givenchy真的非常美,无论是成衣还是高定,都像是艺术品般的存在。Clare的设计调性只在于欣赏,却无法为品牌收拢人心。她设计里独有的艺术和距离感也和当下的潮流趋势背道而驰。

所谓的“叫好不叫座”的设计,只能留到粉丝们唏嘘不已。

Raf Simons离开Dior

2012 年 3 月Raf Simons接手Dior,2015年离任,在 Dior 的三年半时间里,Raf Simons 将丰富浪漫的品牌风格变得更加现代化,得到业界一致好评。

据 Dior 官方透露,Raf Simons 选择离开是因为“个人原因”,但不少知情人士透露,在顶级品牌的光环之下,Raf Simons必须得完成一年六场秀的设计,当中还包括两季高订。除此之外,Raf Simons 还有个人品牌的设计工作,工作量可想而知。

被与John Galliano的比较,面对唱衰自己的质疑声,对于自称是“不喜欢快事物的那种人,如果我有更多时间,我会有更好的想法和概念。”的Raf Simons,Dior对他来说过于大,也许是面对无形的压力,迫使他“解甲归田”也可能是其中一部分原因。

当大家开始接受并喜欢Raf为Dior带来的这种简洁又摩登的风格,骤然离职,也不免让喜欢他的人感觉惋惜。

离开Dior的Raf Simons,在2016年接手Calvin Klein,将这个大家眼中曾经的牛仔品牌变成了时尚圈编辑达人最爱的品牌之一。但好景不长,仅仅任职2年的时间,Raf Simons就被品牌“扫地出门”。

Calvin Klein曾经雄心壮志地表示要将 80 亿美元的年营收提升至 100 亿美元,而创始人更是热情洋溢地说:“他们终于在设计上做出了一些我期待已久的改变,那就是真正取代我,找到一个有非凡视觉,也能统领创意的人。” 然后不到2年的时间,随着声明中“Calvin Klein 集团决定改变品牌发展方向,这与 Raf Simons 的创意理念产生了分歧”而最终分手。

如今,Raf Simons 被Prada任命为联合创意总监。只是希望,Raf Simons能尽快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时尚圈瞬息万变,面对一些离去,我们会倍感唏嘘,但那些独树一帜的风格却会一直留在我们心中,相信这也是时尚的魅力所在。

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推荐